2012年部分在國外接受恐怖分子培訓的阿富汗少年被遣送回國後,受到時任總統卡爾扎伊接見,和文中人物沒有直接關係
  文|陳杉 圖|馬蘇德
  “那是兩年前一天,他們給我一個很重的麻布袋,我摸得出裡面有電線,連著一個按鈕。有個男人告訴我,如果我看到警察就按下那個按鈕。”16歲的薩米說。
  這段對話發生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一所監獄。這裡關押著許多囚犯,其中也有薩米這樣略顯特殊的人群——少年“人肉炸彈”,一群自殺式襲擊未遂的少年。
  謊言鋪墊的死亡之路
  這些孩子大多不明白按下那個按鈕之後會發生的事。當問及自己為何被警察逮捕時,多數人都睜大了眼睛,支支吾吾答不上來。
  “在來這裡之前,我根本不懂‘爆炸’‘自殺式襲擊’是怎樣一回事。在被抓起來之前,我根本沒聽說過這個詞。”薩米說。
  薩米來自阿富汗南部烏魯茲甘省,這個省就在坎大哈的北部,而坎大哈一直被阿富汗塔利班武裝作為根據地。
  薩米說,“現在我知道我被人騙了。那些塔利班根本沒告訴我按下按鈕後我會被炸上天,還會殃及別人的生命。”。
  薩米並沒有上過學,而他的獄友,同樣是“人肉炸彈”的少年默罕默德,卻是在“學校”里接受了“發動自殺襲擊”的教育。
  “我的父親,在老家費力為我找到了一所當地宗教學校,希望我能接受教育。但我入學後,那所學校就把我送出了邊境,到了巴基斯坦那裡。”默罕默德說。
  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同巴基斯坦邊境的山區中設有據點。這裡隱蔽且管制較少,可以設立自殺式襲擊者的訓練營。
  “他們告訴我,我的國家已經被美國人占領了,我必須趕跑這些異教徒。他們又說,按下按鈕,就會有一朵美麗的花開出來,我可以直上天堂,得到真主的獎勵。”默罕默德說。
  薩米和默罕默德都屬於幸運者,他們在真正實行襲擊前,就被阿富汗安全人員逮捕並拆除了捆綁在身上的炸彈。
  “感謝真主,我在按下按鈕前被救了,不然我現在已經是一堆屍塊了。”薩米說起這件事,仍心有餘悸,“我現在知道,天堂不在那裡。”
  緣何踏出第一步
  薩米的家十分貧窮,阿富汗多數老百姓每日收入不足兩美元,而這個國家的失業率居高不下。即便是在首都喀布爾街頭,也常有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在遊蕩。
  沒有工作和收入,很多少年就被迫走上了為塔利班賣命的道路。因為加入塔利班,就意味著能拿到錢來養家糊口,而以自殺式襲擊獻身“聖戰”事業,報酬則更為豐厚。
  阿富汗資深記者哈利姆說,兩年前,在他老家的村莊曾發生過這樣一樁悲劇:
  在外地打工的年輕兒子突然回家來見父母和朋友,但是整個人情緒十分低落。有一天,兒子突然給母親一筆錢,數目不多,也就大概數百美元,但在當地已經是個非常可觀的數字。
  老母親對此起了疑心,問孩子是從哪裡弄來的錢。兒子向母親坦白自己即將為驅逐外國人的“聖戰”獻身。母親極力攔阻兒子不要做傻事,而兒子拿出隨身的炸彈表示決心。雙方在拉扯時不慎引爆炸彈,母子雙亡。  當地警察趕到後,從鄰居和現場遺留物品中大致還原出這一幕人間慘劇。
  哈利姆表示,一些採訪過其它自殺襲擊未遂者的同行告訴他,塔利班將襲擊目標分門別類,不同級別的人物和地點,給予襲擊者的“身後費”不一樣。
  另外,無法獲得正規學校的教育,也是導致阿富汗少年進入“人肉炸彈”陷阱的原因。
  根據聯合國數據,雖然十餘年來國際社會和阿富汗政府在擴展基礎教育上花費了大量精力,但目前仍有超過300萬適齡阿富汗兒童沒有上學機會,像穆罕默德這樣進入來路不明的“黑校”,最終為塔利班所利用的情況不在少數。
  “人肉炸彈”的威脅
  2001年自己的政權倒台,在經過短暫蟄伏後,阿富汗塔利班隨即採用了“自殺式襲擊”這種極具殺傷性和震撼力的手段。
  阿富汗塔利班一度用“自殺式襲擊”重點清除阿富汗政府高官,阿富汗前總統、高級和平委員會主席拉巴尼、國家安全情報局頭目哈立德都是在於塔利班分子“和談”時遭自殺式襲擊。哈立德僥幸逃過一劫,而拉巴尼卻沒有那麼幸運。
  現在,自殺式襲擊的目標已經不僅僅針對於高官,連政府和外國機構駐地、警察站等等都囊括在內。去年,塔利班還對這一手段進行了“升級”。自殺者經過專業的作戰訓練,作為一個團隊,選取大城市的某一個據點,通過炸彈襲擊和交火製造殺傷,武裝分子往往會戰鬥到最後一兵一卒,等到警察靠近時拉響最後一顆炸彈。
  塔利班往往會給“人肉炸彈”極高的“贊譽”,他們曾在網站上貼出一系列短片來“表彰我們的英雄”。他們派人記錄了自殺式襲擊者實施襲擊前最後的時光。短片中有一名男子面對鏡頭擠出一個僵硬的微笑,隨後就沖向遠處的美軍基地,在一聲巨響和火光中成為灰燼。
  “我是為聖戰而獻身。”另一名自殺者在短片中說。相較於孩子,他們很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但隨著“人彈”不斷消耗,塔利班已把目光轉移到了年少的孩童上。像薩米和穆罕默德這樣無知的孩子,塔利班曾經召來作為“童子軍”,如今又成了“人肉炸彈”。阿富汗的孩子飽受安全威脅的同時,也成了威脅別人的武器。
  聯合國報告說,2013年上半年阿富平民共有1319人在各類衝突中死亡,這些平民多數死於土製炸彈和自殺式襲擊。在這其中,兒童和青少年傷亡數字比去年同期有明顯攀升。
  這些殘忍的自殺手段引起了阿富汗老百姓的極大不滿。一名婦女對大喀說,“這些策劃襲擊的人為何不去好好照顧家人呢?他們這麼做傷害了自己的家人,也傷害了別人的家人。”
  說起這個話題,哈利姆也是連連搖頭:“他們不明白……流別人的血,是不可能成就和平的。”
  寬恕和出路
  “在知道這種後果後,我為自己被塔利班利用感到十分後悔。我和那些人不一樣。我當時年紀太小,如果有人能及時告訴我,我不會這麼做。”薩米說。
  “我希望能得到人們的寬恕,我不會再去針對那些無辜的人。”默罕默德也表達了相同的想法。
  薩米說,他希望能獲得學習的機會,成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人,這樣他就能真正服務這個國家和人民。但目前,他仍面臨著數年的牢獄生活。
  2014年,阿富汗迎來一位新總統,但這個國家何去何從仍不明朗。等薩米和默罕默德走出監獄,迎接他們的是怎樣的未來呢?
  “我不知道。我在不幸中活下來已經是萬幸,這已經足夠我感恩的了。至於以後,我相信會有出路的。”默罕默德說。
創作者介紹

油漆工程

ql64qlsu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